咨询电话: 021-31001221

毛里求斯迈向全球

毛里求斯的转型正吸引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和国际大律所的关注

毛里求斯,这个拥有1300万人口的热带岛国,自1968年脱离英国独立后已取得了长足的发展。这个四十年前除了海滩和甘蔗几乎一无所有的贫穷国家 在经历了从农业向旅游业、纺织业和金融业的经济转型后,人均年收入从当时的400美元跃至今日的6700美元,经济增长已连续20年超过5 % 。

毛里求斯的成功正在获得关注。约有3万家国际公司在毛里求斯登记注册,而且数量在不断增加。毛里求斯的成功转型还吸引到国际律所如Bedell Cristin在此安家落户,并获得了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Joseph Stiglitz的公开认可。

据Mauritius Board of Investment首席执行官Parakash Maunthrooa透露,今年毛里求斯的外商直接投资预计增长8 % ,达到4.3亿美元。

毛里求斯还是新兴市场之间贸易和投资的重要中途国。“毛里求斯境内约有699个以新兴国家为投资目标的国际基金,包括一些在亚洲、非洲和欧洲的大额项目。”Board of Investment策划与政策主管Dev Chamroo说。

投资者在亚非

中国投资非洲的意向与日俱增,这是中国对毛里求斯兴趣日益渐浓的主要原因。作为东南非共同市场(COMESA)和南部非洲发展共同体(SADC)这 两个非洲最大贸易集团的成员国,毛里求斯可以为境内企业提供进入东非市场的便利渠道。毛里求斯履行36项双重课税协议,方便境内外国投资转向境外,其中 14项是与其他非洲国家缔结的。

“毛里求斯的长期规划是建设成为地区性的经济活动中心,并成为外商投资进入非洲所青睐的门户,尤其是针对印度和中国。”毛里求斯总检察长Yatin Varma在出席Bedell Cristin Group位于路易斯港的新律所揭幕典礼时说到。

虽然毛里求斯在地理位置上靠近非洲,但它与亚洲金融的关系更为密切。据the Board of Investment统计,毛里求斯境内大约77 % 的境外投资目标为亚洲国家。目前,毛里求斯是印度外商直接投资的最大贡献者,它为印度接受的44 % 外商直接投资提供了辗转进入的平台。

不过围绕毛里求斯投资平台的争议从未停止。印度政府指责毛里求斯允许“返程”式投资,使投资者在印度享有较低的赋税。而毛里求斯坚称,他们已收紧政 策来抑制此类行为,同时也没有充分证据表明“返程”式投资涉嫌洗钱。不过在OECD承认最初的双重课税协议中存在漏洞之后,印度政府考虑废除其与毛里求斯 签订的相关协议。

有趣的是,进一步收紧投资政策可能会为毛里求斯经济带来良机,因为双重课税协议的变更将增加外商对毛里求斯经济的实际贡献。Conyers Dill & Pearman的Craig Fulton指出,
许多通过毛里求斯投资的公司主要在离岸管辖区内如开曼群岛和卢森堡开展离岸金融业务。如果这些公司被迫增加在毛里求斯境内的经济活动,那在他国的离岸金融业务将失去意义。

中非亲密无间

这或许可以解释为什么毛里求斯与中国的关系比同印度的更为稳定和亲密。中国对毛里求斯提供的离岸金融之外的机遇更为关注。中国的私营企业如华为科技和山西天利集团以及国有企业如太原钢铁集团和山西焦煤集团在毛里求斯均有投资。

毛里求斯与欧洲和非洲签有免除出口纺织品关税的协议,这为以往受关税所累的中国纺织品企业带来了福音。纺织业将成为中国在非洲首批经济区之一的重要 支柱产业,投资额达7.5亿美元,项目占地面积达521英亩,距离该国首都即最大城市,路易斯港仅十分钟车程。毛里求斯总理Navin Ramgoolam说,该经济特区将创造4.2万个就业岗位。毛里求斯计划在不久的将来为中国公民提供免签入境。

有限合伙

毛里求斯正处于制定有限合伙法案的最后阶段,该法案将成为该国未来离岸金融服务的最大新增优惠,而基金经理与私募股权将成为最大的受益者。新企业合 伙模式允许零股份合伙,并以灵活的投资结构筹集新公司。毛里求斯的公司法规定,合伙企业根据持有股份的数量分配权利,而非在某同一等级的股份持有者之间均 分权利。

新的有限合伙关系允许公司定为“转递实体”而非法人实体,这使得税务筹划更为灵活,而将企业定为一般合伙人还可以降低个人管理的风险。

Fulton说:“有限合伙制度允许灵活的投资结构,仅要求合伙企业承担有限义务,是私募股权、风险投资和资本基金的优选投资方式。该法案一旦通过,将促进中国和其他国家在非洲的投资。”

吸引资本

毛里求斯正是依靠洲际贸易和金融创新赢得了亚洲资本的注入、国际律所的落户和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的认可。毛里求斯在投资领域的口碑已深入人心,它的金融基础设施建设将进一步吸引外资。

Conyers Dill & Pearman的Fulton认为新竞争者Bedell Cristin Group的加入会使他的生意更为红火。“作为金融服务离岸管辖区,毛里求斯需要国际律所的支持”,他说。“这有利于提升管辖区的整体形象,还能为毛里求 斯带来之前不可能的工作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