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电话: 021-31001221

开曼群岛:中国资本流动的交汇点

不断加剧的政府债务、借贷困难、持续上升的失业率,以及对提高税收的呼吁。尽管这些对希腊、意大利和其他旧世界的疲弱经济体来说并不是什么令人惊讶的事情,但是很少人会预料到开曼群岛这个沙滩岛国——曾经是财富的代名词 ——也会受到类似问题的困扰。

然而,开曼群岛政府的债务预计将在明年六月达到6亿美元左右,相比十年之前增长了近500%。而今年也将是开曼群岛政府连续四年中第三年出现财政赤字,预计大约为450万美元。与此同时,该国的失业率正在上升。

尽管这些数字相比欧洲其他国家所面临的问题来说是相当微小的,但是这使得一些人建议开曼群岛开始征收某种形式的税收。

零税率政策是开曼群岛成功保持其主要离岸司法管辖区地位的基础所在,而那些希望这个加勒比三岛组成的国家通过税收来解决政府财政危机的人们选择不再沉默。

事实上,政府当局已经驳斥了这种观点,相反加倍努力地吸引更多的客户,并且特别注重中国市场。

十月,开曼群岛总理McKeeva Bush率领代表团参加了在上海举行的中国离岸峰会,希望向投资者和官员推广该司法管辖区,并宣布计划在中国开设了一个代表处。此行还包括与国有的中国港 湾工程有限责任公司进行了会面,会议内容涉及为开曼首府乔治城的邮轮停泊设施提供融资并参与建设。

开曼群岛同样希望寻找方法来实现经济基础的多样化,政府已经宣布投资3.27亿美元建立特别经济区,来吸引全球性的科学、技术、商品和衍生品、媒体以及教育机构进入该国。

与此同时,该司法管辖区历来强大的金融和银行业正在经历健康的发展,这是建立在其卓越金融服务的良好声誉之上的。

来自国际清算银行的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08年底,开曼群岛银行资产总额为1.7万亿美元以上,这已经超过了意大利、葡萄牙和西班牙的总和。开曼 群岛继续在各项指标中屡创新高,其中包括了在《银行家》杂志2011年国际金融中心调查专业金融中心分类中排名第一,并且在20国集团委托编制的一份报告 中就符合国际合作和信息交换的全球监管标准上排名首位。

该司法管辖区同样也正在竭力提高透明度,目前已经签署了26项税务信息交换协议(TIEAs),其中在过去一年中签署了5项,包括去年9月与中国签署了此类协议。

开曼群岛长久以来一直与中国保持着强大的业务关系,无论是对内业务,还是不断增长的对外业务。它在中国客户心目中无疑是最受尊敬和认可的离岸司法管辖区,这让许多竞争对手艳羡。

据香港政府的统计,开曼群岛是香港第七大外国直接投资的来源地,也是其第六大对外投资的目的地。

自20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开曼群岛的注册公司就被允许在香港香港联合交易所上市,因此开曼群岛的法律专家非常精通如何帮助客户满足港交所的上市要求,已经有几百家开曼群岛注册的公司在港交所主板和创业板实现了上市。

在开曼群岛注册企业仅仅需要一天的时间,最新的法规允许企业使用汉字进行名称注册。开曼群岛不要求董事是该国的居民,也不要求企业将资产放置在那里。

此外,这里还没有外汇管制,这意味着资金可以在不受限制的情况下自由转入或者转出该国。

该国同样是一个普通法的司法管辖地,适用英国法律。它拥有高度发达的基础设施和稳定的政府,开曼群岛的法律服务能够迎合亚洲的工作时间。

总部位于香港的国际律师事务所Maples and Calder亚洲企业部总管Greg Knowles表示,开曼群岛的公司在许多情况下对中国的对外资本十分有用。这些情况包括控股由中国企业全资拥有的海外资产;多个中国企业的联合投资工 具;为中外合作方就海外资产建立合资企业提供工具;以及为供给中国市场收购自然资源提供融资工具。

Knowles先生说:“我们发现前几年的趋势得以延续,开曼群岛的工具促进了大量外来资本在符合当地法规的前提下流入中国,中国企业也在不断使用开曼群岛的工具实现海外上市,包括在大马交易所和韩国证券交易所,这些交易所过去并没有太多的中国上市公司。”

他补充说,中国法规允许的私募股权和对冲基金对开曼投资工具的使用,以及中国的富裕人士对开曼群岛信托结构的兴趣预计将获得增长。

那些希望采取开曼群岛路线的人需要留意最近中国法律法规的一些变化。

其中的一套中国法规被统称为“10号通知”,它要求中国公民和居民在向离岸工具转移资产前获得国家和当地政府的批准。

Knowles先生说,最近中国发布的第698号文在税收方面的影响更为显著,它要求在任何地方的任何人在出售中国资产时必须向中国税务当局进行备 案,其中包括通过非中国控股企业进行的交易。除非在其他司法管辖区已经被征收至少12.5%的所得税,或者能够就通过境外工具构建交易给予正当的理由,否 则资产出售所获得的利益必须支付10%的资本利得税。

Knowles先生说:“一些专家甚至认为,第698号文可能会导致中国投资在未来大大减少对开曼群岛工具的使用。但是这种观点显然误解或者忽略了 一个事实:在大多数情况下,使用开曼群岛工具不完全或主要以税收筹划为目的。在任何情况下,相比使用在岸司法管辖区或者直接进行投资,使用开曼群岛的工具 不会让投资者处于更为糟糕的境地中。”

Knowles先生同时指出,并不只有开曼群岛的架构才会受到第698号文的影响。江苏省当地的税务局要求凯雷集团就出售香港控股公司的股份为形式的投资支付税收,该项交易并不包含离岸元素。他说:“没有人会真的认为香港公司作为中国投资工具的未来是有限的。”

Cayman225-cn对 那些希望使用可变权益实体(VIE)在美国上市的中国企业来说,开曼群岛同样是一个非常受欢迎的地方。在外资控股权被禁止或者限制的行业里,中国企业通常 会选择这种方式来规避相关的限制。外国投资者控股一家在离岸目的地注册的公司,而后者则通过合同协议控制中国的公司。根据美国的法规,这种结构被认为相当 于拥有控股权,这将允许公司能够继续其上市的进程。

然而,宝生钢铁在被河北省当局告知VIE协议无效后,在3月28日取消了其在纳斯达克价值为3800万美元的上市计划。

接下来在8月份,有媒体报道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要求国务院打击VIE结构,虽然没有透露如何打击以及打击的程度,这使得大家纷纷猜测这项措施会 对那些已经使用以及打算使用这个架构的企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9月,中国媒体引用匿名消息来源报道说,中国的互联网公司可能会免于遭受这场针对VIE的打 击,但是那些还没有进行首次公开招股的公司将不能幸免。

根据独立分析师Fredrik Öqvist整理统计的数据显示,在美国上市的中国企业(不包括场外柜台交易市场上市)中有42%的企业使用VIE结构。纳斯达克上市的企业中有一半以上使用这个结构,而在纽约证券交易所和美国证券交易所上市的公司相对较少使用。

VIE所面临的压力不只是来自中国当局。12月,美国宾夕法尼亚州参议员Robert Casey Jr.要求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调查中国太阳能电池板制造商使用这个结构的情况。

几乎与此同时,SEC对注册在开曼群岛的中国软件公司东南融通采取了暂停上市和撤销股票的措施。

然而,Knowles先生表示,即便人们减少了对VIE结构的利用,使用开曼群岛的工具仍然可以加速外来股权以其他形式来进入中国市场。开曼群岛稳定的法律体系和灵活、现代的企业法框架仍然是吸引国际投资者的最大亮点。

大家都很关注VIE领域会如何发展,但是开曼群岛将成为与中国相关的资本流动的重要枢纽,这种趋势将会变得更强。开曼群岛将会是中国企业最值得信赖、最便捷和最知名的离岸目的地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