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电话: 021-31001221

瑞士-被围攻的堡垒

金融危机给瑞士带来了困难,该国最大的银行之一瑞银集团遭受了重创,而经合组织、欧盟和美国国税局都试图在瑞士寻找逃税者。但是,随着新法规的诞生以及该国拥有越来越多来自东方的新客户,瑞士的银行有望重新获得攻而不破的光环。

mar3_Fortress_Besieged

瑞士的银行帐户一直以来是国际流动富裕人士使用银行习惯的象征。瑞士拥有最顶级的机密监管规定和全球最好的经济环境之一,其类似诺克斯堡攻而不破的 光环不仅仅指的是它四周的高山。然而,自从金融危机发生以来,这样的形象已经开始被动摇了。美国政府挑起了事端,对瑞士银行业巨头瑞银集团提起诉讼要求其 公开潜在逃税者的信息,这导致了美国客户把大笔资金转移出了瑞士。欧盟紧随美国的脚步对瑞士施压,要求该国采用新的银行私密规则。瑞士必须选择要么保持其 特立独行的名声,要么与国际金融监管机构进行合作。

遭受攻击

瑞士在两种情况下小心地选择了折衷的方案,希望保持其它欧洲领国所失去的独立性。在漫长的法庭斗争以后,美国国税局去年8月最终放弃了对瑞银所提起 的合伙逃税的指控,而瑞银同意支付7.8亿美元的和解费,并且承诺在未来积极与美国国税局进行合作。然而,更为重要的是瑞士保持了其大部分的隐私法规。美 国政府必须对逃税行为提出合法的理由才能让瑞银公开相关的信息。

欧盟同样也试图让瑞士对外国税务当局开放资料。2009年3月,瑞士同意遵守经合组织的税务准则,该项准则要求如果外国政府能够提供犯罪人的姓名和 犯罪行为的证明,瑞士就必须提供银行客户相关的信息。瑞士随即被经合组织从其“灰名单”上撤出,该名单上的国家被认为缺乏有效的税收透明度。瑞士重新被归 类为“白名单”上的国家。截至今年10月,瑞士仍然在与德国和英国政府就税务透明度展开商讨。瑞士正与这两个国家商量在不公开客户信息的前提下帮助外国政 府收取税款。

瑞士同样成功地保留其预提税款的制度,其它欧盟成员国(包括比利时、卢森堡和奥地利)都在2009年被迫取消了这个制度,转而加入欧盟信息共享体系。瑞士的预提税税率为15%,但是它从2008年7月1日起上升到了20%,并将在2011年7月1日起再次上升至35%。

来自东方的朋友

财富管理业策略咨询公司Scorpio Partnership的董事Stephen Wall认为上述因素对这个行业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但是“并没有像某些人所说得那样到了危急的地步。”他补充说:“从财务上来说,这是有一定影响的。在 最近一次大赦后,有1000亿欧元的资金流回了意大利。瑞银估计瑞士和欧洲其它国家签署的条约可能会使得其在欧洲资产的规模下降10%。其它的影响包括瑞 士私人银行Wegelin停止在瑞士向美国公民提供服务。

”然而,根据Scorpio Partnership所做的流动富裕人士居住指数显示,私密性并不是唯一重要的事项。在国际富裕人群选择金融中心时,瑞士的“全能”策略(不仅包括财政 激励政策,还包括专业水平、优秀的基础设施、政治和经济的稳定性以及安全性)起着重要的作用。

这些高品质最近吸引了不少中国公司,其中在瑞士设立公司的包括海事货运服务和经纪平台GMT管理公司和电子商务平台阿里巴巴。中国银行最近在瑞士建立了办公室,而日内瓦经济发展办公室甚至开辟了一张“中国办公桌”,用普通话来提供咨询和建议。

中国和瑞士之间的贸易能够吸引更多的公司到这里发展业务。中国是瑞士在亚洲第二大的贸易伙伴,瑞士是中国在欧洲第九大的贸易伙伴。在经济下滑的背景 下,两国的贸易额略有下降,但是离2008年令人印象深刻的113亿美元的总额差距并不远。双边贸易在2010年上半年同比增加了127%,而去年瑞士在 中国的投资增加了25%达到3亿美元。

宣传风暴

一些规模较小的瑞士私人银行(包括Pictet,BSI,Bank Sarasin,EFG International,Lombard Odier or Bank Julius Baer)在亚洲市场变得越来越活跃,因为这个市场既不受欧盟私密性税务指令的影响,也不受美国国税局的监管。这个市场远远没有达到饱和的程度,根据 Datamonitor的财富管理市场领导者国际研究报告显示,中国的财富管理者仅占市场规模的2%左右。

Scorpio Partnership的Wall把这看作是“一种巨大的趋势,越来越多的公司宣布会采取战略性措施来服务亚洲客户,大多数业务可能会通过新加坡和香港进行。

”瑞士通过了一系列其它的改革来帮助其吸引客户。2008年9月,瑞士推出了一项新的对冲基金税务计划,旨在把对冲基金经理和其它私募公司的税率负担从40-50%降低至15-20%。

根据瑞士2007年金融服务宏观计划显示,这个国家计划在2012年前成为欧洲前三大对冲基金建立和流通的中心,并且把私募基金的市场规模翻一番。

2009年1月,瑞士联邦委员会决定修订集合投资法令,去除所谓的“瑞士终结”这项仅仅针对瑞士和外国投资基金的条款。

瑞士也许获得了欧洲和美国税务调查者过多的关注,这是不公平的。但是,作为一个拥有长期稳定性和安全性以及完善法律制度的国家,瑞士完全能够在未来找到与大国合作的方式。在透明度更高、责任更明确的时代里,良好的声誉可以带来许多益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