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电话: 021-31001221

塞浦路斯: 众神的游乐场

当塞浦路斯不再被视为避税天堂时,它是否会失去长期以来身为欧盟成员在金融方面的吸引力?

en-co-Eye_On_Cyprus塞 浦路斯拥有位于三大洲之间的独特地理位置,这使得该国在历史上一直着眼于从欧洲、亚洲和非洲之间的贸易和经济关系中获益。直至20世纪70年代,塞浦路斯 一直被看作是这些大陆沿海国家之间的贸易中转站,这使其成为了全球主要的转口枢纽之一。虽然如今它仍然保持着这样的地位,但是该岛已经发展成为了一个真正 的全球商业服务中心,2010年塞浦路斯的GDP中有79%来自于服务业的贡献。

鉴于塞浦路斯拥有战略性的商业地理位置,它能够提供任何成功的服务业都需要具备的最重要的标准,以及受过良好教育、会讲多种语言、具有商业头脑和面 向服务的劳动力群体。2010年,塞浦路斯在覆盖169个国家的人类发展指数(HDI)中排名第35位,这要比同为离岸岛国的毛里求斯第72位的排名高出 一倍多。

HDI的排名是基于各国居民的健康、教育和收入等因素的。再加上一系列提供税收优惠的金融政策以及不断改善的基础设施,这些因素都解释了为什么离岸 公司会涌入该国。对这个地中海地区的第三大岛国来说,金融服务业是其经济的核心。塞浦路斯央行对外商直接投资(FDI)基于经济活动的数据分解说明了该行 业的重要性。2009年,“金融中介”业务竟然占到了该国当年外商投资总额36亿欧元的82%。

自从1995年以来,塞浦路斯就一直是世贸组织的成员。在对其税收和金融报告体系进行了几次改革后,塞浦路斯于2004年获得了欧盟成员的资格。 2008年,塞浦路斯最终用欧元代替了赛镑。与该国在欧盟的主要贸易伙伴采取一致的货币能够帮助塞浦路斯降低外汇汇率波动的风险,并且引入了一个更具成本 效益的交易环境。这同样意味着,塞浦路斯证券交易所将会被并入雅典证券交易所,鉴于这两个市场的交易都是使用欧元的。2006年,这两家交易所建立了一个 共用的交易平台。2009年底,塞浦路斯股票市场的证券市值大约为50亿欧元,目前大约有130家上市公司。但是,成为最东南部的欧盟成员国并不是毫无代 价的。

加入欧盟以后

在寻求加入欧盟的过程中,塞浦路斯很明显地需要改变许多税收惯例,并且大大地改善其财务报告的透明度。这意味着该国不得不从根本上改变那个曾经吸引了众多公司来到岛内开展业务的金融结构:“离岸”体系。

这样的改革举措于2003年1月1日达到了顶峰,当时该国政府宣布对所有居民企业的全球收入将统一采取10%的新公司税率。这些企业指的是在岛内受 到管理和控制的公司。除了新的税收立法以外,在公司登记或所有权变更后,所有受益人的身份必须向有关当局进行披露。当这些改革被充分执行后,塞浦路斯也随 即脱离了那张被认为拥有不良税收惯例的国家名单。从那时起,塞浦路斯就已经准备好成为控股公司和其他商业中介机构在欧洲的首选目的地。截至2011年6月 底,岛上注册的公司总数已经超过246500家。

在新的税收指令下,一家塞浦路斯的控股公司在其来自海外子公司的红利收入上可以有效地获得完全的税收豁免。它同样可以免缴税率为15%的“特殊防卫 贡献”税(SDC),这个税种通常针对分配给居民的股息进行征收。为了不缴纳SDC,塞浦路斯的公司将需要至少持有外国公司1%的股份。相反,控股公司的 非居民股东免于缴纳任何预提税。这适用于股息、利息或者版税的分配,前提是没有知识产权在该国被使用。

金融领域的声望和条约

塞浦路斯正在从一个避税天堂转型成为一个给予国际企业税收优惠的目的地。这项转变始于2009年4月,当时它被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列入了“白名单”中。2010年,意大利和俄罗斯将该国从各自的避税天堂“黑名单”中去除,这进一步巩固了塞浦路斯的转型。

自从成为欧盟成员国以后,塞浦路斯政府开始全力着眼于如何修订和加强该国所拥有的免双重征税协定(DTAs)网络。这种类型的协议能够确保个人或企 业实体的收入不被签署国进行双重征税。最近,塞浦路斯与包括俄罗斯、德国、丹麦和乌克兰在内的国家重新修订了它们之间的免双重征税协定。与此同时,该岛与 许多新的国家展开了谈判,旨在扩大条约的网络。该国最近完成了与阿拉伯联合酋长国以及科威特之间的DTA谈判,这是为了进一步加强其作为中东、北非和欧洲 之间投资渠道的作用。总的来说,塞浦路斯已经签署了近50项 DTAs(其中大部分已被批准)。

银行业

塞浦路斯已经成功地打造了一个属于自己的国际金融中心品牌,并且以优质服务、客户资料的保密性以及遍布全球的通汇银行网络而闻名于世。该国常见的银 行惯例和法律结构是基于英国模式的,整体的系统显得特别成熟和高度发达。塞浦路斯中央银行负责根据欧盟在银行监管方面的指令对整个银行业进行监督与管理, 它同时需要遵循巴塞尔银行监管委员会提出的建议。

除了本地银行以外,该岛拥有超过30家国际银行分支(IBUs,指的是外国银行的支行和子公司)。除非中央银行进行授权,这些IBUs通常会被仅限于从事非居民的交易,从而不需要遵循本地银行必须遵守的货币指引和贷款规定。

从2004年起,随着塞浦路斯进一步开放其银行业的资本和支付活动,IBUs被允许提供完整的银行服务。这些服务中的大部分旨在满足国际企业的离岸 银行需求,最简单的是以全球任何一种主要货币开设银行帐户。24/7的电子银行服务和复杂的现金管理服务让客户能够处理一般支付业务,并且能够对几个银行 帐户进行集中管理。对那些需要融资的公司来说,它们可以获得商业贷款以及包括短期融资和流动资金透支在内的信贷工具支持。对从事贸易的公司来说,它们能够 从贸易融资服务中受益,其中包括信用证或者担保的安排、进出口融资和贸易风险管理。私人银行也许可以提供岛上最为吸引人的一些金融服务。感兴趣的企业或者 个人还能够投资组合管理和财富管理服务上得益,并且从该岛进入全球股票市场。

越来越多的银行和金融机构都渴望能够从服务这条贯穿该岛港口的路线以及为该国的众多国际企业提供金融服务中获益。根据塞浦路斯投资促进局所发布的信息,2009年塞浦路斯整个银行业的贷款总额达到了466亿欧元,而存款总额接近455亿欧元。
航运和海事

作为一个日益增长的国际贸易和商业活动枢纽,岛内的航运业一直在稳步地增长。如今,该岛拥有令人印象深刻的商船,船队的规模在欧盟成员国中排名第 三,全球排名第十。塞浦路斯和马耳他是欧盟仅有的两个开放登记国,因此非塞浦路斯人也可以在该国拥有和登记船只。登记费用取决于船舶的总吨位,最低为 213欧元,而最高为5125欧元。2010年3月,塞浦路斯经欧洲委员会批准开始实行一项基于吨位的新税收法。根据该法律规定,船舶每年所缴纳的税收按 吨位和船龄进行计算。在塞浦路斯注册的船务公司免缴收入税,无论是利润还是股息的分配。它们同样不需要缴纳任何资本利得税,也无需就出售或转让所有权的船 只(或船务公司的股份)而缴税。通过一系列双边协定的网络,在塞浦路斯登记的船只能够在29个国家的港口享受国民或者优惠待遇。悬挂塞浦路斯旗的游艇也能 够享受同等待遇,并且从具有竞争力的登记费和税收减免(特别是增值税)中获益。

中国– 塞浦路斯

中国外交部副部长傅莹于2011年3月访问了塞浦路斯,这展示了两国在过去40年里不断改善的外交和经济关系。2009年,中国商品占塞浦路斯进口 总额的5.5%,从而让中国成为了塞浦路斯当年第六大的进口伙伴国。早在20多年前,两国就已经签署了海上运输协定和免双重征税协定。

努力提升企业关系的举措绝不限于高端的政府层面。最近,中国国家开发银行与塞浦路斯银行签署了一份谅解备忘录,这使得后者在5月份获得了一笔价值为 3亿欧元的5年期贷款。塞浦路斯银行集团所发布的官方声明显示,签署谅解备忘录的主要目的是为了“共同为投资提供融资;特别是在航运、可再生能源和基础设 施项目等领域”。作为第二大的塞浦路斯银行集团,马尔芬大众银行成为了第一家进入中国市场的塞浦路斯银行,它最近在北京设立了代表处。

随着中国希望进一步与欧盟展开合作,塞浦路斯将被证明是一个具有价值的合作伙伴。在中国总理温家宝最近一次访问欧洲的过程中,他暗示中国政府可能会 购买更多的欧元债券,以帮助缓解目前的债务危机。由于中国一直着眼于出口的情况,因此政府无疑会对主要贸易伙伴的经济稳定性非常关心。作为欧洲企业税率第 二低的国家,塞浦路斯将在未来的几年里继续吸引来自中国的贸易和离岸业务。

着眼未来

尽管塞浦路斯处于希腊经济危机的高风险下,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依然预计该国今年的经济总量将增长1.5%至2%。IMF对塞浦路斯2012 年的经济形势保持乐观的看法,并且估计该国基于平价购买力的人均GDP将于本年度超过28500美元。在全球经济复苏和世界各国政府维持紧缩政策的背景 下,保持稳定的海外投资流对塞浦路斯显得至关重要。在意识到基础设施对持续吸引投资的重要性后,政府在基础设施项目方面的投资从2007年开始一直在增 长。塞浦路斯财政部对经济发展的最新一期报告显示,过去的一年中有超过5亿欧元的资金被用于进行此类项目的投资。这个数字预计将在2011年底增长大约 4%。

2011年,在第二届地中海石油和天然气年度会议上,塞浦路斯政府宣布计划实现能源来源的多样化,其中包括天然气资源。地中海东部的石油和天然气开 发前景给予塞浦路斯巨大的潜力,这使得其能够从欧洲新的能源路线中受益。虽然可能需要花费相当长的时间才能够获取一个准确和具体的评估结果,中国势必会对 这些事态的发展保持密切的关注。

总的来说,塞浦路斯能够在几乎素有领域为国际企业提供完美无瑕的服务以及许多灵活的节税构架。最近,塞浦路斯正在转型成为一个全球知名的金融中心, 旨在遵守在透明度和其它敏感事宜方面的国际准则。这种微妙的平衡正是该国主要的优势,投资者看起来会继续通过该国的一些行业进入欧盟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