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电话: 021-31001221

直布罗陀虽已遭其欧洲邻国的沉重打击,但它仍期盼卷土重来

作为英国的海外附属地,接近欧洲对于直布罗陀既是福也是祸。这个地域狭小被称为“顽石”的司法管辖区,长期以来一直作为一个离岸金融中心受益匪浅, 因为它提供了免税进入欧洲房产市场的便利,以及它所处的卓越地位,可作为资金寻求进入欧洲市场的基地。但在过去10年中,该岛受到它的许多欧洲邻国一次又 一次的严格审查,并在很大程度上成为他们打击逃税的争斗中的替罪羊。它最亲密的邻国西班牙,在法国,英国和美国的支持下,作为欧盟内打击运动的领导者,终 结该司法管辖区利润丰厚的税收制度。

2002年,该岛政府不得不承诺在2010年底前结束纳税很少或根本不纳税的免税离岸公司和纳税税率在30%以上的非离岸公司之间的区分。直布罗陀 已觉察到最后期限即将很快到来,并在2010年年中迅速地着手抢救一切他们可以从离岸业中抢救出来的,离岸业是该司法管辖区雇工和赢利最多的行业。尽管如 此,直布罗陀首席部长彼得卡鲁阿纳确定,该岛的离岸业将继续强大,它的竞争对手们不是来自数量迅速减少的零税率司法管辖区,而是通过提供很低的所得税税 率,与欧洲其他司法管辖区如泽西岛,根西岛和马恩岛进行竞争。

卡鲁阿纳说,“免税公司一直是我们的金融中心和网络赌博业发展和增长的支柱。并因此,是本岛经济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它继续是可以为直布罗陀提供成 千上万的就业岗位,为政府提供大量收入的支柱行业。““为了遵守欧盟的法律,我们必须在2010年逐步取消免税公司。然而,为了维持我们成功的经济模式, 我们必须保留有竞争力的企业税模式的承诺。”但在明年生效的新税务法规下,所有公司必须缴纳公司税,但税率将从当前的22%削减为10%。

胡闹∶直布罗陀已经努力尝试摆脱其作为逃税乐园的形像

该地区的政府表示,新的税务法规“完成了为期14年的直布罗陀从避税天堂到欧洲主流金融服务中心的转变。”卡鲁阿纳说,“成千上万的当地就业机会, 大量的政府收入,因此也是我们的公共服务,取决于直布罗陀具有国际竞争力的税收制度。”“很多以前免税的银行,保险,投资,游戏和其他公司将开始在直布罗 陀第一次与所有其他公司一样,按相同的税基支付利润税。这些公司对我们的经济和我们所有在直布罗陀的人员的社会繁荣至关重要。”尽管有这些变化,直布罗陀 继续为在欧洲的高税率经济中寻求最低征税的投资者提供很多便利。直布罗陀离岸服务行业的支柱一直支持能够以直布罗陀公司名义购买物业并避免支付从中取得的 收入所得税的物业投资者 -虽然税率以前一直为零;它现在将有资格享受10%以下的税级。居民历来能够有资格取得高净资产个人的地位,这意味着他们的总税收封顶,因此超过上限的收 入免税。允许高净资产个人持有免税公司的股份,和直布罗陀银行中的存款,高净资产个人从这些公司来源取得的收入仅当为他们在直布罗陀自用时,才应纳税。此 外,直布罗陀活跃的投资管理业,具有约30个特许的资产管理公司,受其管理的资产总额在2009年为107亿GBP。

直布罗陀投资基金通常根据信托契约组建,或作为单位信托或作为共同基金,或根据公司法作为私人公司或公众公司。根据信托持有基金股份或单位的非居民 持有人,他们分配到的股利无需纳税。在其税务制度上与欧洲斗争了14年后,仍有待观察在新的离岸金融中心交易监管世界中,该顽岛究竟将会如何应对。但不只 是直布罗陀一个地方正在被迫改革。泽西,根西,马恩岛,塞浦路斯和马耳他等所有的欧洲金融中心现在热衷于证明他们不止是避税天堂。在这个打击后世界里,继 续存留的将是监管最严,通用性最强的司法管辖区,而直布罗陀 – 作为一个低税司法管辖区,它的历史和现状 – 早已表明,它不会轻易屈服。